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中國文化大學中國文學系中國文學組

中文系文學組

Recent

數據載入中...

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-遊黃河感言:一、重頭戲來了

重頭戲來了,登臨黃河河底高於平地2-30米以上的堤防。堤防沿土坡而上,厚達好幾公里,故從開封市看不出堤防的樣子。親見堤防厚度後,相信當地人說的,1000多年來,黃河決堤都非自然,而是戰爭為阻絕敵人而挖的。嚇人!而河底高於地面甚多,堤防又高過河面幾公尺而已,故河水暴漲,越過堤防泛濫,則甚容易。故決堤與泛濫是不同的。

  「黃河之水天上來一般是講黃河水從壺口瀑布,傾洩而下,奔流到海不復回的壯觀景象。但親臨屢次潰決淹沒開封的黃河岸,覺得黃河之水天上來,也可說成古開封人民,面對越過高20-30公尺堤防,無邊無際如由天傾倒而下的河水,文學化的親身感受。(不才同理心真強,應當選開封榮譽市民。提到當選,想到台北,不禁一聲長嘆,心很痛啊!)站在千萬年來,不知淘盡多少風流人物,時代興衰,文明又野蠻的巨河前,該盡人事訓服牠?可從開天闢地以來,堯舜禹鯀,秦皇漢武 ,唐宗宋祖,康熙乾隆,老蔣老毛,從沒一個人能搞定黃河潰決問題。任它搞自由行,在河南河北,安徽江蘇亂竄嗎?滾滾黃泥,毁滅一切,也掩埋一切,誰也受不了啊!

  幾千年來,看似難解的問題,其實在河南百姓身上,早有了答案!老百姓不多話,因再多的話,比不過黃河的濤濤聲。老百姓不虛偽,因再多的作偽,抵不過黃河一次決堤,暴出億萬噸炸藥彌平一切的威力,老百姓更不書空蠧蠧,因一切紙上談兵,不過幾天,就被黃泥給漂爛腐壞了。那在情緒不穩的黃泥巨怪前,人該怎麼辦?不難,決一次堤全毁過後,胼手胝足花幾十上百年,從新開始。再決次堤,再櫛風沐雨,花幾十上百年,從頭再來。如此循環,好似阿Q的精神戰勝法。仍如坐困愁城般愚痴。實則每次決堤再建,就是向天抗爭,與河爭地的慣性耐力,與生命韌度的強化與提升。這種人文精神上的勝利,在中原百姓樸實而堅毅的眼神中,表露無遺。不才到河南三天(就玩了兩天),體會出一句話,     中國的上帝在河南,河南的上帝是百姓。我不是亂講的。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